January 22, 2006

竅的開關

1104london-selfportrait.s
Room E10, West London

租廉價的房子,房東配給我們的也是廉價的家私。這晚洗衣機又壞了,翻來覆去折騰半天把水瀝乾,末又嘔出水來,得親自守著,在最後關頭前把衣服掏出來。於是我深夜獨自蹲在廚房裡,巴巴盯著這可憐的機器。

越看越覺它不可思議。前方的玻璃圓門如鬆了牙關的一張嘴,舌頭口水在裡頭不自主地打浪花,答答答答,打過來又打過去,一種智障的重覆。它是不知道自己是一部洗衣機的,不然必會大吃一驚,厭惡地把被塞進來的骯髒統統吐出來,因承受不了打擊而短路。 環顧廚房,多少東西在靜夜中半明半昧地立著躺著坐著--它們可知道自身是什麼?何以落到這裡來?一瓶花生油漠漠地站著,可知有天裡頭有用的給淘乾淨後,剩下是泥也化不掉的死膠?刀叉筷子匙羹杯盆碗碟廁紙砧板水龍頭……唯有矇然才能安份守己盡它們的本份。卡夫卡寫過一段關於橋的超短篇,我一直如惡夢般記住:一道孤橋一直等人來走,好圓了它做橋的使命。終於一天有人走上來,它在一剎那明白了當一座橋是什麼回事,掙扎翻身,徹底地崩潰倒塌。

如果長大是對自身逐點逐點的了解,那麼談過的戀愛,嚐過的甜鹹酸苦,建下的成就,犯過的錯誤,都一再暗示反映我們倒底是一塊什麼樣的材料。青春期難熬,因為自我價值忽爾大,忽爾小;到後來漸漸摸熟了,那份事事起疑的敏感終歸要魯鈍的,沉澱成混濁懶惰的老成。在這過程中隱隱潛伏大陰謀,而在佈局中知道秘密的人不被滅口也得吃苦。但每經過生命的一些關口,總有股力把我們推到封住秘密的大鐵門前,擰我們的頭迫著從那透著寒光的門孔往裡看。我抱著滿懷沉甸甸的濕衣,也半明半昧地立在廚房裡,背後生涼--我並沒有大覺悟的睿智與本事,可以的話,請讓我繼續當一隻可憐卻幸福的洗衣機,我不必知道,我不要知道,自己究竟是什麼。

210106

11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很性感的相片

sot kanin said...

yes yes..... very sexy
知道不知道都不是閣下決定........

Anonymous said...

是的,有時候,無知,何嘗不是一種快樂。

Anonymous said...

我家也有一台廉價的洗衣機,工作起來時轟轟作響如火車般,有次只丟了一張床單進去洗,過水旋乾時,由於份量太少被甩貼到滾桶的一邊,結果離心力令洗衣機跳了一呎遠,還狠狠地落回地面,是在抗議我沒有看得起它的工作量吧,洗衣機也不好當喲。

male said...

竅, 開了!

208/209 said...

208: chiu,是嗎???

209: 是那天忽然想用那白窗框畫一副self-portrait,剛好那冬日的暖氣明了一張,昧了一張,看著忽然很高興。

208: sot kanin,就是不由自主,才加倍地膽怯!

209: ning,看了妳貼的詩,很喜歡,但想起妳的近況,又無言。如果詩真如顧城的窗子,願妳習慣光明的眼睛也因之習慣黑暗。

208: tata,會跳的洗衣機???!可以到馬戲團表演哦!

209: male,你的?何時?如何?然後呢?

阿修羅 said...

忘了"我"是誰;可以是苦澀,可以是幸福,且看受者如何看待。妙的是"忘記"也可以假裝,即「隻眼開隻眼閉」之謂也。心眼若能自願自覺地關閉,"可憐卻幸福的"又豈會只是"洗衣機"呢?就如畫筆用來掛衣服一樣,且看夠否創意 :)

Anonymous said...

今天是年初一哩,今年在港了 :﹣)

祝您身心安穩,什麼也好,什麼也好。

208/209 said...

208: 阿修羅,但以佛家的角度,洗衣機也好,畫筆也好,衣架也好,眾生落入凡塵皆是來受苦的,不是嗎?

208: 阿晨,謝謝。有點掛念中國的水仙。倫敦的花攤也在賣水仙了,但西洋的品種很粗大,一朵花大如清酒杯子,有點詭異。

209: 也祝妳什麼都好,無論什麼都好。

阿修羅 said...

不是啦208。洗衣機、畫筆、衣架皆是"無情眾死",有感覺的才是"有情眾生"。以心感物的不叫"情境相生"嗎?苦因無明,明則離苦。佛家只會說"未悟之樂苦伴隨" :)

喔!差點忘了恭喜209發財、心想事成、和氣常樂、利利是是添。真利是就等見到面至比啦(假如見到又記得的話) :D

208/209 said...

208: 嘩,有越洋利是逗!先謝了阿修羅兄,麻煩keep住先,我地連埋下年個封一齊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