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04, 2006

大雪無聲

berchtesgaden3.1(l-res)

因緣巧合,我與我的羊妹妹在05年的最後一個星期,湊上德國南部阿爾卑斯群山腳下的冬雪。

由慕尼黑出發先到Starnberger See看湖,再坐火車前往與奧地利接壤的Berchtesgaden小鎮過聖誕。本來是想趨近一點雪山,希望能看到點像樣的雪。誰知不但看到了,還遇上了雪的湖泊,雪的村鎮和雪的森林。走到哪裡,我們也一邊踏雪一邊咧著嘴傻笑--不怕醜,我們本來就是沒看過大雪的亞熱帶鄉里。

他們說,這場雪已斷續下了六星期。天地間的顏色彷彿只剩下黑白灰,和極純淨的淡天藍。厚雪如大能無比的negative space,把世間種種形態圖象符號掏空,只留下輪廓的邊線,彷彿在宣紙上寫意過後,印在墊底的玉扣紙上的墨跡。但玉扣又哪裡夠它清白?在這樣的雪地上,連聲音氣味,甚至回憶和痴嗔也給吸掉。翻來覆去的,高低起伏的,皆給收服淨化。終於知道,「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是什麼意思。

眼前虛幻飄浮像一場佈局,然而腳底冒上來的冷是證據確鑿的。積雪近一米,路難行,喘氣連連身上不覺冷,雙腳卻早麻痺了。原來這種冷麻也有層次:先是失去知覺,接著是浮腫的痛,彷彿腳掌給毒牙咬過,要把皮靴的鞋尖脹破。最後連皮靴也消失了,我們不住跺腳,卻始終無法確定,趾頭到底還存在不存在。咯咯響亮的腳步聲明明是自己的,卻陌生詭異,聽起來彷彿我們是給砍掉腳掌的雪驢,被打上了玻璃造的蹄子。

伸手去拈雪,一到手轉眼便匿跡無形。然而這些軟白鵝毛卻潛藏了最陰柔的暴力:一片又一片的零,綿綿不絕地堆疊,聚成白色的鉛。地上一切只能痠著肩膊,默然承受積雪的重量。任何向橫而臥的必被覆蓋征服,最初只是稍稍站歪了的樹,一個冬天下來,便給壓折腰。生命在裡頭只剩下兩種求生的方法:一是畢直堅定如杉木,破雪而立,熬過一個冬;或是索性給埋在雪泥裡,腐朽分解,待融雪時反過來以雪水滋養重生。

雪景美如襌畫,然而我們倒底是點不透的痴兒,看雪看久了,好了好了,冷卻下來的喜怒哀樂又再重燃。體裡的欲望投影在白雪地上,浮現心裡念著那碗燙熱牛肉濃湯的幻影。即使翻到最終回,在白茫茫的大乾淨上,賈寶玉的那披斗蓬,還是猩紅色的。

030106

10 comments:

sot kanin said...

好正呀!

Unknown said...

woo~我想用黎做wallpaper~

周圍走真好~~

208/209 said...

208: sot kanin,係呀,真係風景靚,豬手正!

209: 朔,給我們電郵地址,傳張hi-res的給你。

MissLee said...

WELCOME BACK!

係囉,前幾日我嘗試私自CLICK下來做WALLPAPER,但出來變了全白色,為何﹖

我又要E-貓!!

Unknown said...

我老實不客氣了~

rolf_nei@yahoo.com.hk

這相片、想到的是寧靜的死寂~
好靜...好靜...

208/209 said...

209: 蜜司李,沒問題。

209: 不過奇怪,難道雪景在檔案裡繼續下雪嗎???

Unknown said...

hehe~雪在心中下落~

不過、話說回來~
點解路過時的雪景不同的?

208/209 said...

208: 朔,雪景無常,當然要keep住update咯。

Anonymous said...

您好!
因为写有关大雪的小文,于是goole到这里,并将这篇日志中的图片转载到我的博客:
http://1980.blog.com.cn
如有异议,请留言通知我。谢谢。

208/209 said...

208: 老石芭蕉,謝謝你的通知.

209: 不過照片如要轉載,還是先詢問了得Blog主同意後再貼為好.

208: 這次不要緊.不過煩請將照片來源注明於照片之下,免生誤會.全世界的報章雜誌轉貼照片皆奉此例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