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30, 2005

A衛星最後召集

summer-white

企鵝坐在窗台前,一邊切著魚生片,一邊啖冰凍啤酒。

「又走了?」牠冷冷地說。

「對呀,你還不快收拾行李,清晨的飛機呢。」208正在檢查護照。

「妳倆順風,我不去了。」企鵝細嚼魚生片,下巴抬得高高的。

「什麼?A衛星呢,是你沒去過的。」209詫異。

「All man's troubles come from not knowing how to sit still in one room.」牠抹抹嘴邊的啤酒泡。

209正想發作,208朝她呶呶嘴:「說得好呀。」208點頭,「哪裡抄來的?」

「一個叫Pascal的哲學家說的。」

「Pascal買到40磅一張來回機票沒有?」

企鵝側側頭,「沒有。」

「Pascal聽過杜秋娘沒有?」

「杜秋娘?」

「喏,『花開堪折直須折』呢?」

「大概沒有。」

「很好。那你留在這裡讀你的Pascal吧,」208微笑,轉身,「走走走209,我們去看風車吃起司去也。」

「還有去聞那一天一地的花香!」209打開門。

企鵝靜默不語。在門快要關上的時候,牠忽然大喊:「等我!」兩手啪啪跳上雙胞胎的背包上。

290605

5 comments:

阿修羅 said...

阿:李白有句『有花堪折亦須折』咩?未聽過o既?係唔係想話『相思為折三花樹』呀?

修: 會唔會記錯o左杜秋娘首《金縷衣》呀?
勸君莫惜金縷衣 勸君惜取少年時
花開堪折直須折 莫待無花空折枝

羅:未聽過好奇咩?你地係唔係記得曬李白全集先?況且,李白條友飲大o左物都講得出o架喎。

阿、修、羅只好默言。

阿修羅 said...

阿:李白有句『有花堪折亦須折』咩?未聽過o既?係唔係想話『相思為折三花樹』呀?

修: 會唔會記錯o左杜秋娘首《金縷衣》呀?
勸君莫惜金縷衣 勸君惜取少年時
花開堪折直須折 莫待無花空折枝

羅:未聽過好奇咩?你地係唔係記得曬李白全集先?況且,李白條友飲大o左物都講得出o架喎。

阿、修、羅默言。

阿修羅:你地老花啦,睇清楚d先啦。

208/209 said...

208: 死死死,臨行前瞌著眼訓寫的,腦子裡竟把「莫使金樽空對月」一句錯接了<金縷衣>,杜秋娘慘成李白!

209: 別賴眼訓了,是妳肚子裡墨水不夠,還唸詩呢,嘿!

208: (臉紅) 唸錯了,改了,再多唸,便少錯了。阿修羅萬二分謝謝指正烏龍,回來請你喝烏龍茶!

Anonymous said...

i'm going to Amsterdam next week too. :) Have fun.

大6果/觀鳥家 said...

又幾搞笑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