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0, 2005

夏至囉嗦

summer-in-hydepark
論文死線如蒸氣火車頭朝我衝來,呼嚕呼嚕怒哮,眼看再不上車就要誤點,我卻一味賴床躲懶。天熱,腦筋和身子難得地合拍,都不想動。

連吃飯也覺費勁。看見吃剩一半的黑巧克力軟扒扒的攤在窗檯更覺膩心。午後四周份外的靜,僅餘的氣力都用來抗暑,人和鳥一般呆滯。火毐太陽底下紋風不起,連樹都打盹了。

若在香港這天時早開冷氣了。在倫敦卻是妄想。公共交通都靠天然通風(亦即是亳不通風),一般非商業用途的建築都不興有冷氣的。從前的歐洲大概沒這麼熱吧,現在趕著裝冷氣也追不上溫室效應。今天看Guardian報導,貝里雅早前在G8大力推銷應付全球升溫的政策,這幾天卻給布殊一一否決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美國的冷氣比英國強,火未燒上布殊的屁股。

我住的宿舍嘛,別說冷氣,公家雪櫃連冰格也沒有,凍飲調不出一杯。早前妹妹寄來日清美味寶喳喳糖水兩包,我寶貝兮兮地存在雪櫃一直不捨得吃,就等暑熱時來救火,今天去找連影兒都不見。可怒也!除了香港人誰知道吃日清美味寶?哼,嫌疑犯數來數去是那幾個。但又憑什麼去質問呢?

好吧,心靜自然涼。端坐房裡發呆,心靜不了多少,倒是讀書的意欲去得七乾八淨。發呆到八點,太陽終於有點疲態,風又活潑起來。飯是吃不下了,煮一窩粉絲涼拌醬油,帶去Hyde Park邊吃邊乘涼。粉絲又叫春雨嘛,且給舌頭灑一場雨降降溫。

公園在辦音樂會,帳篷旁昇起兩個發光的氫氣球,明晃晃地飄,一天懸三月,煞是好看。只是假的比真的還亮,小月相對黯然,添了一分悲。

回來再泡一壺茶。Earl Grey屬於冬天,實在是喝不下去了,只能呷擱涼了的桂花龍井。一邊泡茶一邊讚自己有先見之明:當時行李超重也堅持要帶這些無聊瑣物,千里苦苦摃來總算沒白費功夫。

茶冒煙,擱到窗前馬上退避三舍,等那熱氣散。遠遠看碗裡的黃桂花一朵一朵綻開,心這才真正靜下來。

眼觀鼻,鼻觀茶,呷一口芳,好了好了,心甘命抵做功課去也。

190605

9 comments:

CF said...

相較於香港的濕熱濕滯,我思疑英美的暑熱還是比較友善的.香港的悶熱令人相信地球快將毁滅.

另:照片不太像你,呵!

JL said...

話時話, 睇呢幅相, 係唔係被blogspot 搵橫左?

Anonymous said...

hi. i've got yourlink from hung one bean.

i could understand the weather and everything else that are so odd when studying aboard.

everything triggers emotions, including weather, or food...

i have been in LA for some time, now back in hk for the summer, then go back again for 2 more years.

you are still saying for the dissertation, i guess you are stuyding a one year master?

good luck and wish you are well.

btw, can u label your food? :-)

208/209 said...

208: cf,看blog嘛,通常會看到人鮮為人知的一面呢;

209: 餃兄,你是說頭像那張吧?嘻嘻,是本身大臉,怪不得blogspot...

208: ahshun,歡迎來訪,請多來坐,你的blog很活潑呢。

209: 又:貼label是沒用的,因為label貼在食物上,而不是賊匪的額頭上⋯⋯

熊一豆 said...

回過頭去重讀了一些妳的舊文,很喜歡妳的文字。

Achilles said...

回到香港,妳會焗到連寫blog的心機都無影無踪。

208/209 said...

208: 謝謝妳呢熊一豆。

209: 看妳的<我們這些七字頭>良久了。我們也有類似卻又不盡相同的文化認同歷程,再機會再告訴妳吧。

208: Achilles,香港現在幾度了?昨天這裡有33度啦,是英國30年來錄得最高的6月溫度呢。真不知如何捱下去...

Achilles said...

香港今天不熱,只有29度,因有黃色暴雨。前幾天也不錯,氣溫30左右,一邊焗雨,風扇吹出來的幾乎是滾水。
妳還是留在地球算了,別回香港。

208/209 said...

208: 嘿,Achilles,你以為我們不想嗎?

209: 是火箭只剩下回程的燃料啦,總不成喝電油過日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