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8, 2005

叉燒飯

一開始,我不過是想吃一碗魚蛋粉。

聽起來好像沒什麼大不了,但要找一碗噴香滾熱,魚蛋爽河粉滑,也講機緣。

剛好走到街口一間新張的粉麵檔,光潔明亮香氣蒸騰,便進去一試。「伙計,唔該一碗魚蛋粉!」

大廚親自走出來,一臉誠懇,對我說:「魚蛋粉太普通了,你看起來這麼餓,我想親自為你煮一碟完美的叉燒飯。」

叮一聲,我的腦裡出現了一碟光采鮮艷的叉燒飯,在畫面中央誘人地旋轉。我吞一吞口水,好吸引,便跟著大廚入廚。完全把以前立下的,永遠放棄叉燒飯的決心丟到爪洼國去。

廚房裡什麼都準備好了,鍋正熱,水正滾,蔥花鼓油糖醋鹽一應俱全。我也洗乾淨手綁上圍裙準備幫手。

兩個人呆了一陣。

廚房裡根本沒有人懂得煮叉燒飯,甚至,沒有人知道叉燒飯其實是什麼一回事。

噯!不試試看,誰知道呢?於是我們又笑了,起勁地煮起叉燒飯來。

結果嘛,不難想像。對著爛攤子,大廚哭了,我也哭了。

我說:「其實我不過是想吃一碗魚蛋粉,為何搞得這麼複雜?」

他說:「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原來我根本不懂得煮東西。」

不如回到魚蛋粉,重頭開始?但鍋已焦了,碟也砸了,單是收拾廚房就夠筋疲力盡。

於是我解下圍裙,又回到街上。雖然軟扒扒的胃已經搞不清楚還餓不餓,但我還是微笑著,心裡感激,曾經有一個大廚,真心想給我煮一碟叉燒飯。

180405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這次我們寫

我會把新的網站給你
鄉村那邊
停用

mid said...

偶然的好心,結果做了...... 總覺得有點無奈。

208/209 said...

08: 好哇小河(雖然你可能不再叫做小河了),星期六交貨。

歲月河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