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05, 2005

企鵝浴

愛麗斯躲在浴室浸泡泡浴的時候,皇帝企鵝蹲在廁板上與她閒聊。

「我來問你,為什麼你看起來那麼傻?」愛麗斯掃著身上的泡沬,隨口問道。

「嗯,你看我樣子傻,可是心裡明白得很,那是假傻;我看你一臉聰明,可是心裡糊塗,才是真傻。」企鵝抬一抬眉,朝她眨眨眼。

「好哇,你這麼聰明,請問:浴室代表什麼?」愛麗斯再問。

「孤獨。」

「泡泡浴呢?」

「孤獨。」

「這水龍頭滴水聲呢?」

「孤獨。」

愛麗斯詑異:「噯,果然腦筋不錯嘛。」她從一旁的冰桶裡掏出一條新鮮三文魚,拋給企鵝。企鵝原來隱沒的頸項矯捷地一伸,啣個正著,一咕嘟吞進肚裡。

愛麗斯又把浮在水上的泡泡皂球往下按,「這泡泡球呢?」泡泡球用力反抗,彈上水面。

「孤獨。」

「這也是孤獨?」愛麗斯把聲線抬高八度。

「會傻呼呼一個人跑去Body Shop買這種薰衣草泡泡皂球的女人,一般情緒都有點問題。」企鵝攤攤那雙扁滑的手。

「呸,你企鵝懂什麼?人嘛,誰沒有一點情緒問題?」愛麗斯拿水潑牠。「你知道快樂是什麼嗎?」

企鵝大力拍一拍手板,然後右手掩住嘴:「噓!這兩個字亂說不得!不是有個叫尼采的德國佬嘛?他寫了整整一本書,就是談這兩個字,結果呢,一生痛苦;」牠伸舌頭:「叔本華老是說愛情,他可是終生都在單戀呢;還有那個柏拉圖,嘴裡說著精神戀愛,腦袋裡其實好色得不得了。這些東西,可是越說,走得越遠呢。」

「那閣下有何高見?」

「快樂嘛,就像蟑螂,粗生粗養,只可以在隨隨便便雜亂骯髒的夾縫裡、角落裡生存,趁你不留神才跑出來一下,馬上便急腳竄走。在太明亮太整齊高貴優雅諸多標準思想複雜的地方,它會死掉的。」

「好啦好啦。」愛麗斯不耐煩。「我要起來啦,你可別偷看。」

「抱歉,你脂肪不足,未夠肥美標準。」

愛斯斯提起滿冰桶的鮮魚:「好得很呀!你剛才說快樂說了那麼長篇大論,活該受一下苦吧。這桶魚我今晚自己幹掉。噢,白酒煮好呢?還是牛油煎呢?」

企鵝怪叫。

040405

5 comments:

nightwatch said...

幻想著作者泡浴時跟塑膠企鵝在對話,有趣。

脂肪二字惹人遐思…

唐突了。

208/209 said...

208:文章一寫出來,作者已死;

209:遐想與否,再與作者無尤。

阿修羅 said...

「在下」是自稱的謙詞。

那句「那在下有何高見?」的「在下」是否
「閣下」的筆誤呢?

208/209 said...

208: 馬上改了,謝謝指正!

Anonymous said...

了不起的企鵝先生
身體比浴室牆壁、三文魚或泡泡都要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