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8, 2005

一個下午的剪貼

愛麗斯坐在書桌前看書,眼前突然出現一套剪刀及膠水。她反轉包裝,背面寫著:適用於剪貼任何物件。她於是拆開包裝紙,握著剪刀淩空剪了兩下,又旋開膠水樽,湊近鼻子聞了聞。啊,好熟悉的手感和味道!簡直有deja vu的感覺,彷彿它們從來是自己的。她想了想,決定用來剪貼三件東西。


1)愛麗斯剪貼頭髮
剪貼,是一種改變吧,愛麗斯心想。而女人一想到改變,就想到剪頭髮。她跑到鏡前,念咒般喃喃地說:我最想改變的就是自己。然後卡嚓卡嚓地把頭髮左一縷右一綹地剪掉。試試男仔頭吧,試試Bob頭吧,試試Skin head吧⋯⋯然而剪來剪去,她還是喜歡原來的樣子。

愛麗斯於是把剪掉的頭髮重新貼上。我最不想改變的就是自己,她下結論,然後滿意地笑了。


2)愛麗斯剪貼空氣
剪貼,是一種創造吧,愛麗斯心想。她走到窗前,剪下一陣風,張貼在一面白牆上。四月的暖風徐徐吹送,書桌上看到一半的書,和她身上頭髮衣裙都活了起來。她又湊到花瓶裡供著的幾支白蘭花前剪了幾下,把花香剪下,貼在頸背,聞起來,自己就是一枝白蘭。

愛麗斯高興了,提起電話亂按了幾個號碼,嘟,嘟,嘟,嘟,嘟,接通了,是一把沉沉的男聲:

男人:喂?

愛麗斯:嗨,我是愛麗斯。

男人:愛麗斯?誰是愛麗斯?

愛麗斯:我就是愛麗斯,我是你的愛。

男人:妳打錯了。(收線)

愛麗斯一邊說,一邊把聲音剪下,拼湊起來,貼在半空中,男人沉著而肯定地在空中說:「我·愛·妳」。愛麗撕下聲音,貼在耳邊,男人在耳邊說:「我·愛·妳」。再撕下,貼在枕頭上。男人便在枕邊說:「我·愛·妳」⋯⋯無數沉著而肯定的「我·愛·你」在愛麗斯的房間裡迴轉,此起彼落。


3)愛麗斯剪貼時間
剪貼,是一種補救吧,愛麗斯心想。可以隨意把錯的剪掉,把好的貼上,多好。她抬眼望向四周,想著要把什麼憾事剪個乾淨才好,才發現天色正漸漸昏沉。她亮起燈,驚覺自己竟在這玩意上荒廢了整個下午,連忙把「現在」抓住齊口剪斷,扭轉,反貼到「以前」。

手上的剪刀和膠水,馬上不知所蹤。那麼一切都可以重頭再來,她想。但愛麗斯不知道,剪掉的時間只是剪掉了,卻從來沒有消失,它永遠存在於另一個空間裡,以弧型的狀態,黏附著現在。

於是愛麗斯再次坐在書桌前看書,眼前突然出現一套剪刀及膠水。她反轉包裝,背面寫著:適用於剪貼任何物件。她於是拆開包裝紙,握著剪刀淩空剪了兩下,又旋開膠水樽,湊近鼻子聞了聞。啊,好熟悉的手感和味道!簡直有deja vu的感覺,彷彿它們從來是自己的。她想了想,決定用來剪貼三件東西。

270305

3 comments:

CF said...

嗯,好勤力.加油!

Anonymous said...

電話裏的男人有說過「我」字嗎?

208/209 said...

209: 嘻嘻,終於給人發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