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08, 2006

狐狸與甲狀腺(下)

於是我下定決心改變生活習慣。吃西藥的同時,戒菸戒酒戒茶戒咖啡,早睡早起,每天睡足八小時,早操瑜伽打坐天天做齊。見過營養師,芝士牛奶紅肉蝦蟹三文魚白麵包白糖都不能吃了。每早自己煮豆漿,一天到晚白烚有機蔬果配紅米飯馬鈴薯,徹底放棄各式撚手小菜(包括湯圓和玉子燒!),廚房裡再沒有油煙氣,書桌上再沒有白煙灰。馬上擱起夭心夭肺的Sylvia Plath詩集,改看榮格學派的心理治療書。每天學習把夢寫下來,翻來覆去詮釋再詮釋。

修道院的生活過了一個月,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量心跳摸眼球,全心全意等著健康重來。

但很快我就灰心喪氣。心跳還是飄忽,眼睛還是時好時壞。雖然安慰自己病去如抽絲急不來,但有天對鏡刷牙的時候我恐慌,怎麼了,心跳快了一點頭昏了一點我馬上如臨大敵,彷彿什麼都不能做。患上生命潔癖的問題正是欲潔何曾潔,云空未必空。水清無魚的生活反而帶來另一種壓力:我對自己的身心健康變得緊張兮兮。給驗血報告嚇一嚇,我便忘記了,所謂健康,其實是一種吊詭的假象,根本從來沒有一種生命的姿態,能夠完全從死亡或疾病中割裂出來。(當年中學習素描,對動植物的觀察難道都是白看的嗎?)也忘記了,為什麼我曾把Gattaca這套電影看了一次又一次,被裡頭那種面對著壓倒一切的DNA宇宙也不為所懼的勇氣所震服。對自己好不是神經緊張地緊持無污染的生活,而是撫心自說,身體呀身體,我真的願意聽妳的話哦,但我也不要給妳牽著鼻子走。

後來狐狸這件事成了笑話。這邊的朋友們都知道這故事,於是每有誰誰誰碰上了一隻,便馬上給我打報告。唏,妳看吧,狐狸尾巴俯拾皆是喲。我就臉紅:廿九歲的最後兩星期了,真的是時候超脫自己。拜託,鬆鬆手拍個掌,接受有些事,實在是人力所無法解釋的。例如為什麼有些小生物,漂亮如斯,一身雍容的銀白毛皮,恰恰好配上的就是一對石榴紅的閃眼睛。
081106

9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在平衡木上行走不易,倒不如下來散步。你明白的。

Anonymous said...

Gattaca真是超好看的!

Anonymous said...

欲速則不達, at least 控制不再惡化。
散散心, enjoy下生活, 英國還有很多東西給你舒服的。

bigstreet said...

take care, 香港見!

Anonymous said...

保重。念甚。

Anonymous said...

閱讀你讓人忽爾心痛
是共鳴的痛
人生來為歷劫 我今年也是被無常打得落花流水 在恐懼中惶惶不可終日過了兩個月
見過很多醫生 對於病因也是茫然不知
但總算是過去了
那些因身體起義而崩解離析 一觸即碎的日子

你那中醫說得極為公道 或者我們都太狠
也極喜歡你那句 "根本從來沒有一種生命的姿態,能夠完全從死亡或疾病中割裂出來"
病痛不能讓我大徹大悟 但倒是改變了一些根本性的東西
比如放下矜持 告訴家人我的想念 他們守著病榻的模樣 讓我覺得若生命中真有甚麼不能錯過的事
往往 那只是一句話

不知不覺寫了很多 今年的文字量驟降 總是與自己對話 書寫都嫌煩瑣
你會回香港嗎? 我在上海呢...
Shine

208/209 said...

208: Big Street,快了快了!

209: 寧,謝謝!最近好了點,別擔心。

208: 又,Timeout已運扺。詳情電郵再說。

209: 閃亮的河,妳的病又是何故?是人、事、還是上海?我這段時間也不大寫得出東西來。一管筆和那握筆的手皆頓失把握。如妳所說,是一些根本性的東西給動搖了,截住了,剝露出底裡的一角來吧。這樣看,暫時寫不出來,是好事。起碼已少寫了悲秋,多說了珍言。

208: 妳會回香港嗎?回來就可以見面了。失了妳的聯絡,請電郵我,msn吧。保重!

Escafe said...

你真係想得太多了,還好,記性不差,曉得夢了甚麼。
好好保重,等你喲。

male said...

Merry Christm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