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8, 2006

狐狸與甲狀腺(中)

甲狀腺是什麼呢?它是鎖骨對上氣管兩旁的一個蝴蝶形腺體。大概是貌似兩個盾甲相連,故名甲狀腺。生病以前只知道扁桃腺,因為它會發炎,會喉嚨痛。現在甲狀腺發惡教我知道它了。身體簡直跟政壇和娛樂圈一樣,誰的聲音大誰受重視。

顧名思義,甲狀腺亢奮症就是甲狀腺過度活躍,分泌過多的甲狀腺激素,過度促進患者的新陳代謝。病徵都以極緩慢的姿態顯現,每天一點,每天一點,像溫水煮青蛙。妳不明白為什麼食慾越來越厲害,怎麼吃都不飽。情緒是低落了好一段時間,好不容易掙扎去做一點運動,驚覺怎麼心跳快了很多,而且肌肉酸軟無力,就是做瑜珈的時候手腳也抖過不停。心常常無故砰砰亂跳,甚至心律不正,無緣無故也覺得恐慌不已。本來是怕冷的人,現在卻動不動一身大汗,添一點衣服便熱得不成。還有持續眼腫。妳以為是睡得不夠,況且人也變得容易累了,索性拼命的睡,但眼睛越睡越腫,每天早上敷多少個甘菊茶包也沒有用。差點要跑去買幾十磅一支的Chanel眼霜了,幸好有個一年沒見的朋友從香港跑來喝住妳:搞乜鬼怎麼妳變成這樣子了。青蛙才驚覺自己已在水深火熱中。

馬上做功課,得知此病非常普遍,而且不致命,稍稍安了心。但另一個問題來了:為什麼?醫生問過,上網查過,都說是格雷夫斯病Grave's Disease--自體免疫系統出現變化導致甲狀腺增大云云。但為什麼免疫系統會突然出現變化呢,醫生說沒有原因。是細菌感染嗎?不是。遺傳嗎?不是。是工作過勞煙酒過多皮質醇過高嗎?不是。保持心境開朗早睡早起常做運動有幫助嗎?沒有。我抗議,總得有一個原因吧?不把原兇翻出來,病又怎麼能好?醫生不耐煩搖頭,沒有沒有,真的沒有。並安撫我:不怕不怕,這病吃藥就好;藥沒有用就做放射治療,放射治療沒用就乾脆把腺體切掉,一輩子吃人工激素就好。多少人都是這樣活下來,不怕不怕。

但我怕,怕得要命。怕的是現代醫學的無能。凡事總有原因的。我忍住沒有對醫生發作的是:不是沒原因,是你們笨蛋未找出來而已。不知道而一口咬定沒有,不是雙倍笨蛋嗎?

反而網上很多資料都說,壓力是誘發甲狀腺病變的主因。當中尤其多中醫主張這一點。我想想覺得有理。西醫不濟,不如動動普通人的腦筋吧。這套平民邏輯是:免疫系統是身體用來扺抗外敵的。如果免疫系統出現變化,即是說身體對外來的一點什麼生出反應了吧。既然不是細菌感染,那麼剩下的兩大源頭就是飲食和生活環境了。而兩者,都與壓力有關。

我自己知自己事,過去一年,諸事不順,人一會兒憂鬱,一會兒急躁。壞事一件接一件窮追猛打,腦筋又這樣想不開。再加上飲食習慣的劇變,過去兩年在這里吃了一輩子也沒吃過那麼多的西餐(亦即是高脂肪高糖高鹽高酒精高度加工,但少纖維少營養咯),唔病有鬼!

網上的資料說,每八個甲亢患者有七個是女人。我想起三年前長了顆纖維瘤時,一個中醫對我說的話。他說,妳們這些廿幾三十的女生,就是狠--做什麼都狠,狠狠的工作,狠狠的愛,狠狠的玩,什麼都想抓住,但什麼都看不開。看不開,壓力長期內積就導致中醫所謂的「憂傷肝」,最容易生乜生物,分泌失調⋯⋯(隨即奮筆疾書,開出幾千元的疏肝倍元大補帖來。)然而當年的教訓我沒好好記住。於是一次又一次,身體用盡辦法向我投訴。纖維瘤,甲亢,還有各種各樣的頭暈身熱奇難雜症,都是她的告狀書。

(再續)

11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我期待下集怎麼又來了個中篇。上一次害怕你的甲狀線會跟紅斑狼瘡同一類而先做了功課看看。

沒有原因就是沒有原因,不甘心也得認命。正如詩人往往不懂得文學理論。

行人 said...

回家,病就會好。

MissLee said...

(1)你的朋友真是上天賜下來的禮物~~:-p

(2)命運比壓力更可怕。已經是為自己而活了,沒有殺人放火,幹嗎上天還這樣對你/我﹖

(3)期待回來一來兩面也是人的208/209。

熊一豆 said...

保重。最後及最好的醫生,始終是自己。瑜伽,不要停呀。

Anonymous said...

我看過周兆祥一篇有關自然療法的文章。
他說甚麼病都是心情的反映,
例如說,你常常便秘,那必然是你在日常生活中很多不明白,不理解,所以你的身體用「消化不良」,「閉塞」來表達。
又例如,你無端痾嘔,就是你很想擺脫一些想法,所以身體就這樣表達。
身心靈互通互為影響,心裡想甚麼,身體就表達甚麼,這是他的說法。
既然係咁,解決方法係咩野呢?都係心藥還需心藥醫,先問問自己新患的「不治之症」對自己有咩野意義?應該怎樣理解?(例如你的狀況是壓力太大)然後同自己講,「我唔需要用xx病來表達自己xxx的情緒」就像自我催眠,身體有自療能力慢慢會好起來。

這是其中一種說法。

西醫無能,有時真係夏虫不可語冰,俾信心自己!祝健康!

Anonymous said...

http://www.simonchau.hk/Chinese_B5/index.htm

Escafe said...

聽起來同我呀媽更年期病徵差唔多。
我都成日口痕想食野,
怕熱又怕凍,又懶做運動,
對黑眼圈從小學跟到我依家,悲呀~

你好好養病先啦,唔吵住你,
等你得閒至掛電給我約出啦!
Taki Care!! *_*~

208/209 said...

208: 小奧,病去如抽斯嘛,當然要慢慢寫。後來也是這樣想的。還是那句,看下去吧。

209: 行人,是的,所以快回去了。

208: 蜜司李,1) 是的,看看她來了倫敦後帶給我的意外,也真是"貴人"!:'p

209: 2) 壓力就是從不認命而來的吧。去到最後原來哲學都為減壓,減生之為人的壓力!

208: 3) 快了快了!趕來等妳請吃生日飯呢!

209: 熊一豆,做戲劇治療的朋友也引某大師說的話:「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問題的專家。」妳呢?近況還好?

208: 鐘樂佳,很同意他的講法。不過身體語言隱晦而複雜,需要長期聆聽,學習解讀的方法,假以時日才能有與她對話的能力。需要時間呢,急不來。

209: anonymous,謝謝。很豐富的網站,會慢慢看。

208: tata,謝呀!不過妳的所謂黑眼圈是電腦屏幕搞出來的,和甲狀腺無關。

209: 仲有要等多陣先返黎呀,返黎實搵妳!

Brian said...

Take care!

And in truth, hyperthyroidism is not too severe a disease. So don't get too bogged down about it. "You have stress, I have stress," it just depends on how we manage the stress we face; and next thing you'll know is that your disease has disappeared!

Cheer up!

Anonymous said...

喂喂,怎麼等來等去你都還未回來?
準備了好多禮物給你,你快點回來找我拿啦!

208/209 said...

208: Brian, thank you.

209: 做戲劇治療的朋友,返啦返啦,下星期就返。還有已看完那本榮格,回來我們再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