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8, 2009

淺藍色的靈魂

我從來不大喜歡狗,於是自認為愛貓。只是從未曾有養貓的機緣,牠的種種好處與可愛不過是道聽途說,上頭再蒙一層偶遇時遠觀的想像──遠觀牠的機敏靈巧,想像牠敎人既愛且恨的個性;必是自我心重的,不像狗般脫不了奴性。

可是早前途經家附近的寵物店,看見那頭拉布拉多幼犬。敦厚臉,小耳朵,巧克力色毛皮,下巴抵著手掌伏在小玻璃櫥窗裡。可愛是固然的,只是,忘了是誰說的:「所謂才華,比餐桌鹽還要廉價。」所謂可愛,又何嘗不是?但小犬教我心頭一震之處,正如人一樣,在眼睛:一雙幾近透明的淺藍色眼珠,若有所思,淡淡隱現哀矜之情。見人也不吠,不搖尾阿諛,只側著頭,幽幽地看,想牠正想得入神的事。這或許依舊是我想多了,但我願意相信,我看見的是一縷靈魂的驚鴻一瞥。

固然沒餘力在這當下養動物,更遑論花一萬元買名種狗回家。我硬下心腸轉頭別去。昨天再去尋訪那淺藍色的小靈魂,芳踪已杳然。

3 comments:

oliverpoon said...

這令我想起《導盲犬小Q》的一幕,當人們叫小Q時,他沒有什麼回應,只自顧自的留在房中一角,這個不容易因別人的叫喚而反應的特性,令他不能成為理想的「寵物」,卻成就他成為理想的導盲犬。

不要說是狗,能在眼神中顯露出靈魂的「人」也不多。

石想 said...

所謂才華,比餐桌鹽還要廉價。但我還是欣賞那「樽鹽」。你懂嗎?

vv said...

「樽鹽」和才華,本來沒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