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01, 2007

數你(2)

oldstreet1(s)Old Street 031106 是誰把白膠杯插在鐵絲網砌字母?真聰明哩。

.人
我受夠了你的國民,虛偽、陰濕、俗氣、死板、自私、白鴿眼、死愛臉子、拒人千里、身體語言薄弱,說話繞圈子、文化自大狂......男人悶氣沉沉亳無魅力,女人小氣尖酸醜怪,老的保守小的無知,領教過就知道Little Britain不只是一套喜劇,而是血淋淋的寫實主義。

你的文化向來以喜劇自居,一個以說笑話為榮的人,本身就夠討厭。我一般笑不出來,多半因為聽不懂,聽懂了又不覺好笑。唯獨這齣電視劇。從來痛恨擲蛋糕式的鬧劇,但LB卻集集讓我翻天覆地笑出眼淚,並驚覺原來你們是心知肚名的。

很多輿論狠批它政治不政確,我卻覺得這套劇幽默又勇敢,敢於豎起中指,把社會裝作看不見的偏見和骯髒戳出來。也必須吃過你們的苦頭,看LB才覺痛快淋漓。

你們這樣不快樂,又不懂生活。唯一寄托是灌酒。平日拘束慎言,必得等到喝醉後才獲准出醜放恣。大概整個歐洲,只有在你的街頭能隨處見到爛醉如泥的女生,夜風中抖著皮肉,連群拉扯叫嚷。

你們最愛問你好嗎?你好嗎?我很好,謝謝。你呢?笑意盈盈,卻一點誠意也沒有。到別人真的把煩惱說出來,馬上一臉惶恐,招架不住。你們的comfort zone又特別明確,那隱形呼拉圈的直徑比其他人的也要大;平日連拍拍膊,碰碰肩也不自在,但三杯黃湯下肚,那對生硬的手卻油膩膩地摸上來了。

但這裡同時住了三山五嶽的人馬,聚滿七大洲五大洋五湖四海的異鄉人。統計說這城市混合了共200多種語言的人。就數我班裡的同學,除了本土國民,還有來自西歐、地中海、北美、俄羅斯、澳洲和中東的,又有各式各樣的混血兒:中國混荷蘭、意大利混埃塞俄比亞、韓國混德國、法國混加拿大、美國混印度......

人口一雜,上課和課餘就好玩。都是跑江湖的人,聰明可愛,腦筋好,熱情,見多識廣,滿腦子妙想天開,文能談天說地,武能跳舞喝酒。

希臘的N美麗而瘋狂,告訴我:不要害怕尷尬,它並不存在;又教我把破洞的黑絲襪剪開,套在藍白間條襯衫上當背心穿;

法國的M帶我跑遍巴黎的小型藝廊,然後兩個女生一起大模廝樣到龐比度中心的男洗手間上廁所,一點不臉紅;

波蘭的W不笑的時候有點像Thom Yorke,極淺色的眼珠子,灌我喝薯仔釀的伏特加混蘋果汁,又常常笑我是有兩本護照的女間諜;

意大利的E是神經兮兮的美女,卻喜歡穿老太婆的衣服;我們可以整天做最無聊的蠢事,並在趕功課的晚上花4個小時做意大利薯蛋gnocchi;

黎巴嫩的W聰明得不得了,嘴巴尖酸其實心地很好;大麻抽個不停,整天似笑非笑的表情,卻把整部尢利西斯和追憶似水年華都讀完;

還有I、K、V、J、L......再次走在香港的街頭,我心痛地牽掛這些可愛的朋友─沒有他們,我不可能捱得過你那些灰慘的下雨天。

4 comments:

galaxy said...

就在那悶沉沉的英國環境下, 才孕育出那些好玩及帶點返叛的攪作嘛........
曾經試過已足夠了, 人生每段路都有它的可愛之處。

208/209 said...

208: galaxy, 不享受, 卻不是不痛快呀

209: 當然更不後悔.

kitty said...

哈,英國人如此不濟嗎?本想為他們抗辯,但妳的評論又確是中的,都係不說啦。很高興妳回來,希望可以多點看到妳的文字,(因等這blog的update等得好苦呀)。

208/209 said...

208: kitty, 哈, 不過要數香港人, 一樣可以數出長篇大論來呀.

209: 早前養病嘛, 希望往後能寫得勤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