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08, 2005

格物

bench(low)
Kensal Green Cemetery, West London

每隔數天,我便疑心自己沒有在地球好好存活的能耐。早上醒來,生活總像一隻巨型的淘汰的篩子,兜臉撲來要把我濾掉。欲瞌上眼沉回睡眠的沼澤已經太遲,只好爬起來好好做人。

在這種時候我便物慾飆升。世間上一切美好的事物我都想擁有,牢牢的,如遇溺的人抓那急流岸邊的水草。噯,活著還是不錯的。看那一雙雙高跟鞋鞋尖的形狀,圓的,尖的,流麗的線條一直沿腳踝延上小腿;一列排在抽屜裡在倫敦買不到的薄荷煙,背心上的喱絲花邊,粉撲上的碎粉,玻璃瓶的折射,古董手袋的銅扣,胭脂口紅的深深淺淺⋯⋯坐在打金的工作檯前我心裡踏實:簡單如一把銼子,上頭斜排的坑紋那麼卑微不起眼,卻又那麼強悍,再硬的金屬也敵不過耐性的打磨。燒透紅的金銀銅,丟進冷水裡,滋!那忽然啞掉的一聲驚嘆百聽不厭。還有大大小小的鉗鋸鎚鑿鑽,握在手裡稍稍安撫手無寸鐵的恐懼,彷彿可以倒過來把磨人的生活也整治打磨。

再廉價的假水晶,放到艷陽底下都是美麗的。所有一列排開來,無論是顏色筆,繡花線,或同一系列的小說,皆有令人感覺富有的力量。掰一枚石榴,染十指頭石榴紅,印幾隻斑點紙飛機。一次又一次打開水彩鐵皮盒--12色的不夠,起碼得24色以上--把鼻子湊近去吸那顏料的香氣。還有晴朗的冬日穿上等樽領羊毛衣在乾草地上打滾。得承認在這些細眉細眼的小節上,我很懂得生活--就是有的時間和錢遠遠跟不上程度。求之不得固然難熬,可是千方百計鑽營到手了,又厭煩了。統統得花時間心神去打理!且是場沒完沒了的追逐,不如遠遠看著好。跑去V & A看那些供在櫃裡以千計的玻璃瓶,還有釘滿一長廊牆壁的扭紋鐵花,蹲著看那些花紋千迴百轉,不費一文錢,夠餵飽一個下午。

我何嘗不知道這樣沉迷是逃避?於是我努力去學習較為實用的求生技倆--例如在冷陰天煮一盆噴香的紅燒豆腐,學習穿著高跟鞋來踏單車,給從地攤上撿回來的老燈罩駁電線。在物質與精神的拉扯之間,生命既可愛又可笑:可愛,是不過煎了隻完美的荷包蛋,便夠愉快一個上午;可笑,是提著煎鍋時,想想自己或許也如那隻雞蛋,還未攪清楚當一隻蛋是什麼一回事,給卡嚓一敲,就完了。

071205

10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z
≤◊©Û¬Ù∂iƒ®€£´Œ•i•H∑≤∑≤∏}°A
¨›®ÏßA§w¶®•\∏À§W•fl≈È¡n°A
ßV§O¶b•¥™˜™∫§k´ƒ°A
∫Ù≠∂ªsß@櫱o´ÁªÚºÀ°S
•¶®‰

Anonymous said...

看你的文章
有時懂得 有時不懂得
懂得是高興的 只是懂得又等於不那麼高興
不懂得反而沒事了 看著看著又一天過去了

這篇我想我是懂得的
感覺像天南地北 恰恰又在這個轉彎角
與你遇上

Shine

littleoslo said...

永遠是那麼流麗的賞心悅目,即使指頭破了也像初開的玫瑰。特別喜歡今篇。謝謝。

208/209 said...

208: tata, 妳看妳這怪獸女孩!我們可是花了九牛二虎才裝上這條quicktime bar的。

209: shine, 倒過來一樣啦,讓人懂得了心裡高興,但把自己攤得一目了然又不高興了。說起來做人還是不大教人懂得的好?最高境界還是當個在轉彎位出現,陌生但又熟口熟面的偶遇吧。

208: 小奧私陸,謝謝,永遠是那麼客氣和明白。指頭開玫瑰開得太多,都長刺了。

209: 又,你那邊很冷吧?很想問,你是如何在挪威弄到at 17新碟的??!

MissLee said...

這總是我想問小奧的問題但他卻沒有回答過啊!

Unknown said...

是沉迷是逃避都不打緊~
最重要的是、"自己"~

另、小奧很厲害的~
hk出左都唔夠兩星期就弄到手了~
小奧碟評很中肯的、不過偶爾我會唱反調對著幹~~

male said...

May I sit on the bench?
:)

208/209 said...

208: male, sorry that we missed your message. you're welcomed. but which books will you read on the bench?

male said...

Ummm.....May I prefer day-dreaming instead of reading?

Ah.......Day-dreaming accompanied by some Eddie Higgins..........

Anonymous said...

意外地闖入這格主的小天地裡,
看了一篇好文章,
感謝一天的開始就有如此好運氣,
也感謝妳這一篇充滿韻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