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4, 2005

夜行車

下班後,你穿上夾克圍巾手套,將自己重重包裹。然後解開鐵鎖,把單車踏出大馬路。

早上走過的路入夜後換了一副嘴臉。它反出一盞盞強光的白眼,迫你瞇起眼才敢直視。風緊,你牙關打顫,雪雪呼凍。冷空氣分叉成比頭髮更細的絲線,鑽穿衣物的每口縫隙,直戳進皮膚裡去。臉頰首當其衝,無形的針孔密佈,冷極,反而麻辣起來。你懊惱:為何不躲進暖氣巴士裡打一個盹?但身後一串黑龍不給你片刻後悔的餘地。你只是一隻遲緩的蟻,在失火森林中逃命的走獸腳下攀爬,吃那飛揚的塵土。

目露兇光的鐵騎不耐煩了,故意貼近擦身而過,大哮一聲用響號唬你。你告訴自己要鎮定,牢守軑盤,把持直前的方向。但心下還是慌了,祈求若有什麼冬瓜豆腐情願當場死掉痛快,也不要斷肢毀容。忽然你驚覺自己在胡思亂想,冷汗中把心神收回來。專心!專心!整個宇宙,此刻就壓縮成眼前的十米路上。

你沒駕過車,路標上大部份符號於你亳無意義。前頭的路赫然向四方分叉,你必須轉右,卻不知如何切線。沒有人告訴你該怎樣走,但在路上你並不寂寞。眼前有比你老練的單車從容拐右,你於是學著前人的腳步過關。只是你提醒自己要小心,不能一直跟著別人走,不要忘記自己的方向。

轉入大直路,寒風刮過發熱的耳目,反覺涼快。你微笑了,死握軑盤的手指一隻一隻復活過來。你隨得單車衝下急斜,血脈裡有沸騰的火花教你自覺攻無不克,無人能擋,覺得這種峰迴路轉過後突如其來的快感,與高潮相仿。現在,換成你是一支燒紅了的鐵羽,破進冷風裡去。

你停在家門前。把單車抬進屋裡放好,脫下手套,走進廚房給自己泡一杯茶。可是你等不及熱水裡的茶葉沁芳。你趕到電腦前,想把最鮮活的感覺馬上寫下來,在自己經驗的抽屜裡存一個新的檔案。

231105

4 comments:

Middle said...

快意雖短,但很鮮明。

Unknown said...

連上一篇的份一起回~

小時候(大約六歲)開始學習踏單車、一學就會~不過往後的日子只能在大圍租單車過過手癮、一家六口實在容不下這個~

結果沒有單車做不成街童車手~
現在努力儲錢、考牌同買電單車~

多年來最驚險的、就是連人帶車蹗落海~


一路平安~

male said...

I can easily picture that I'm the driver of the 2-series.

What a bike!

208/209 said...

208: middle,也唯有短,才鮮明;拖長了,就無味了。

209: 朔,連人帶車下海?!幸好倫敦只有泰晤士河和攝政運河,有隻車仔只怕跌落河,不怕跌落海。

208: male,嘻嘻,不就是嘛,what a cool bike!